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城白杨

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,我不能腐朽,我愿意燃烧起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景片段  

2011-06-30 17:55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我的故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涵秋

这是英雄的故乡,是我父辈生长的地方,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,多少名人这里成长。她哺育了雁翎队,英勇抗日;哺育了孙犁,写下《荷花淀》……她迷人的风光,引多少文人骚客留下名篇。她就是“华北明珠”——白洋淀。

万亩碧水,千里艳阳,百顷荷花,十万人家,正所谓水清、景美、人和谐。

仲夏之时,尽可纵舟淀内,那一片片荷叶,一朵朵荷花组成的“迷宫”定会使你划不出去,也不想出去。粉色与绿色的海洋,仿佛一位穿着青碧罗衫,披着粉色纱巾的采莲姑娘,轻舒手臂,将小船揽入怀内。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。偶尔在其中找到几颗野鸡蛋,便是最大的收获。但水乡的渔民们总会在你把玩一番后,再请你放回去,因为他们知道,如果白洋淀没有了水鸟,便不再是白洋淀了。

但白洋淀最美却在仲夏夜。这里工厂很少,所以晚上的月光总那么澄澈。站在水边,月光在漾着波纹的水面反射下,射到岸上,这下月光也荡漾开来,此时带着水的质感的月光轻摇,让你分不清自己在陆地上,还是水中。望着远处忽明忽暗的荷灯,偶尔传来几声蛙鸣,颇有几分“疑在画中游,人动画不动”的感觉。

我曾到过南方拙政园,观赏过各式苏州园林,但里面的荷园太小家子气,我在其中从未找到过如白洋淀般大气而清莹。

惦着的,我心中的白洋淀!

好大一场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靖心怡

傍晚过了。

昏黄的路灯慢慢挤出一丝丝灯光,使空气中氤氲着的雾气显现出来了。远处惨白的大灯被雾蒙了一层面纱,像一片毛玻璃,白茫茫一片。

没过多久,雾淡了。就像演出拉开了序幕,雪,带来了一场演出。

抬头看吧,墨色的天空中出现了零星的白点,慢慢地近了,大了,就像一群精灵从天而降,又像一片片羽毛翩然飘来。雪花在路灯的照耀下变成了橘红色,给人以家的感觉。而大灯照射下的雪花,宛如一只只萤火虫,又像着着白色礼服的芭蕾舞演员,打着旋落了下来。

雪的表演还在进行着。不知不觉中它已经压弯了苍绿的草的腰,遮住了大地本来的样子,一切的不洁与丑恶都被遮盖了起来。地上的雪反射出点点的光,像大海的粼粼波光,漾出了细碎的音符。

雪簌簌地下,松树、柏树都穿了一件白绿的花夹袄。此时天空已由墨色变成了墨蓝色,星星月亮都露出了脸。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,雪渐渐小了,天边也已经微红。雪停了。

很快,太阳露出了脸,雪地一下子被染成了金红色,在太阳升起时,熠熠生辉。

我的故乡

李春雷

我的故乡,我记忆中最深刻地便是故乡的田地,每当提到故乡,脑海中立刻便闪现出一片绿油油望不到头的田地。

爷爷有一大块瓜田,最惬意的事便是躺在瓜田中间的小篷里看瓜。在灼人刺眼的骄阳之下,一株株西瓜仿佛并不感到热都没有打蔫儿,反而更加精神地吸收养分。瓜皮反射的阳光使一个个西瓜更显苍翠诱人。有些西瓜由于长得饱满,自己裂开了口子。远看去很像一个大肚弥勒佛咧开嘴在笑。此时玉米还没有长熟但已经长出果实,一个个小玉米看上去像一个个戴着帽子包在襁褓里的宝宝,高粱也已经打穗,但还没有变红,高粱也已将头垂下,在微风中摇摆,仿佛若有所思地琢磨着什么。

乡下污染小,空气清新,晚上的夜空总是晴朗满天星斗。满天星辉的闪耀将月亮的光也盖住了几分呢。伴着蝉鸣,吹着微风,听着树叶沙沙的声响,好不惬意。

秋韵

          史寻

叶,飘零,如火,似颦儿紧蹙的眉,不竭的泪。枫叶,是秋风吹醉的,来世间,醉一回再翩飞,走在这散乱零落中。火映红了梦,我欲重生,却寻不到魂。光斜洒在空中旋转的叶片上,某瞬有些恍惚,是什么落了?

枫叶,由开在树上换做长在地上,远看,是一片花海,层层叠叠,压着,挡着,微闪的光,像在笑着。

秋天,来得寂静,去的匆匆,唯有那枫那叶,是秋走过的痕。它却是来过的,树梢微伏的红斑是它来时的裙曳摇摆,地上的层层红影,是它走的台阶。

一个人,走在秋之枫,叶正红的季节,指着那片叶“看!它多像我……”

校园一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启星

又迎来新的一届学生,这一角,也似乎忘记了点什么。

还记得去年的这个季节,这一角还没有这样一条曲折的小径,隐约地,增添了一丝神秘。

这一角,永远都那么静谧,没有太多的人来嬉戏,或许,是因为它离归家的路只有一篱之隔,人们都害怕在刺眼的日光下流下思家的泪。也或许,是因太偏僻,早已疲惫的人们,谁还愿意多挪动一下脚步?

这一角,曾经密密地,全是绿,有遮天蔽日的,也有铺满路的。偶尔传出清晨第一曲颂歌。但这个季节,似乎萧索了一些。绿,不再那么耀眼,像暮年的韶华陨落。一阵微凉的风,吹落了这等待泥土收藏的一整年的记忆,吹红了,那枫叶,那火炬(树)这一角也在此时,红了,红了旅人的归思。时间像静置在黄昏。

天更冷了。红,也渐渐褪了,只剩下灰褐色的根根枝条,细,但不会苍劲地挺立在风雪中。今夜,又在高处眺望着这一角,枝干后透出飞驰的车灯,带着我奔向它的目的地,而我却不知道,这一角上空的星,才是真正的港湾……

好大一场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俊麟

天空阴森森的,阴郁的灰色弥漫了整个天空,令人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寒冷,路上的人都瑟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,空气好像禁锢了,没有一丝风,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不一会儿,一阵鸣鸣的呼啸声撕裂了这静止了的空间,从高空穿了过去。人们不由得抬起头,望向幽远的苍天,一片片雪花飞舞着与人们擦肩而过,犹如一个个轻盈的精灵,许多人眼里露出了复杂的目光,那是惊愕,但丝许的惊愕却掩埋不了那深深的惊喜,耳边响起喃喃的细语:“雪么?好大……”我不由得伸出手,欲接下一片精雕细琢的雪花,可是霎那间,那雪花便化作一滩泪水,再寻不见,我有些责怪自己不该破坏这浑然天成的艺术品,但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去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我推开窗户,不由得呆了,这是怎样的一个天堂啊,银妆素裹,不着一丝修饰,但这天然的美却使我无法忘怀,许多人已在楼下打起了雪仗,更有一些人堆起了雪人,快乐的人游走在这一片银色的天堂,雪球漫天飞舞,雪花仍在不断的飘落,在这白色的世界上,我忘记了言语,感受着这自然的美景,绚丽的图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